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海润风波再追踪:前副总裁对海润大笔欠款成坏账

发布时间:2017-10-12 11:40 点击次数: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海润风波再追踪:离职高管与上市公司频繁交易)

在“被逐”董事长孟广宝首度现身发声后,海润光伏再次走上风口浪尖。

本报9月25日刊出的报道中援引知情人士的表述称,海润的亏损与包括冯国梁在内的管理层有关。对此说法,海润光伏董秘予以否认。

在同日发布的澄清公告中,海润光伏确认,公司原副总裁冯国梁为“宜兴永能”公司负责人。循此线索,新京报记者通过工商资料等渠道了解到,冯国梁从海润光伏辞职后创办了自己的企业,不仅收购了来自海润光伏的三笔成熟项目,还与海润光伏发生大额业务往来。而在这些交易过程中,冯国梁的企业欠下海润光伏上亿资金。

9月27日,身陷风波之中的冯国梁首次接受采访,否认自己侵占上市公司利益。“上市公司那么多人,某一个人能侵占吗?孟广宝都不能侵占,任何一个外人能侵占吗?”冯国梁称。

副总裁离职后收购老东家资产

9月26日,海润光伏在公告中称,公司关注到有关媒体(即本报)刊登名为《孟广宝否认“掏空”海润 称目前仍被海润欠款》的相关报道,公司就相关报道内容进行了核实,现进行澄清说明。

此前,曾有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海润的亏损与包括冯国梁在内的管理层有关。公开资料显示,冯国梁即宜兴永能负责人。9月26日,海润光伏在公告中确认,媒体报道所提到的冯国梁系公司原副总裁,其已于2013年9月辞去该职务。

据海润发布于2013年2月的冯国梁简历显示,冯国梁出生于1979年,当时任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冯国梁为海润光伏原董事长杨怀进的“徒弟”。据媒体报道,在杨怀进加盟海润光伏后,曾任晶澳太阳能管理层的冯国梁等人纷纷辞职,跟随杨怀进加入海润光伏。

在光伏业内,杨怀进的地位举足轻重,有“光伏教父”之称。他先后将无锡尚德、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和海润光伏推上资本市场。

新京报记者根据工商资料查询了解到,在冯国梁2013年9月辞去海润光伏副总裁职位的一个月后,2013年10月11日,一家名为江苏永能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永能新能源)的企业注册成立,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冯国梁出资900万元,为公司主要负责人。

从公开信息来看,永能新能源成立后并无业务动作,但成立两年后开始走上并购之路,并购的主要对象即是海润光伏旗下的成熟项目。

9月28日,记者查阅永能新能源工商资料发现,其旗下合计投资了6家公司,其中3家脱胎于海润光伏,分别是泰兴市海润扬子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海润扬子)、奥特斯维光电发电(太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特斯维)、红河蒙自海鑫光伏投资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2015年12月28日,海润扬子发生股东变更,由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江苏永能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次日,奥特斯维股东也发生变更,由奥特斯维能源(太仓)有限公司变更为江苏永能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而奥特斯维能源(太仓)有限公司为海润光伏旗下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两家被海润卖给了永能新能源的公司,在转让之时已经拥有前景可期的成熟项目。

据海润2015年12月公告,海润扬子在太仓拥有8.97MW太阳能金太阳示范项目,而奥特斯维光电在太仓拥有4.298MW太阳能金太阳示范项目。

所谓金太阳项目,是我国促进光伏发电产业技术进步和规模化发展,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政策行动,以其政府补助而受到行业追捧。

海润称,上述两项目均已并网发电。这意味着它们已经过了培育期,步入了回收阶段。

从规模和数据来看:海润扬子拥有8.97MW发电项目,是4.298MW的奥特斯维光电的两倍。

2015年1-9月,海润扬子实现营收279万元,净利润26万元。而同期奥特斯维光电营收入为0,净利润则为亏损。

由此可见,海润扬子比奥特斯维光电财务数据更好。而根据海润光伏2016年年报披露,海润扬子的转让价格低于奥特威斯光电:奥特斯维的转让价格为4550万元,海润扬子转让价格仅为4200万元。

新京报记者就两家公司转让价格差异的问题向海润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与收购上述两家公司情况类似,冯国梁收购的红河蒙自海鑫光伏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红河蒙自)也出自海润,该公司拥有已并网发电的成熟光伏项目。在冯国梁接盘之前,作为海润的募投项目,海润对该项目曾进行了较大投入。据海润2016年6月公告,该项目投入募集资金38458.70万元。

9月27日,当记者向冯国梁提及自海润收购资产一事时,冯国梁起初未予承认,而当记者明确提及海润扬子这一公司名称时,冯国梁回应称,“我本来做的就是买电站、卖电站的。”

“高价”采购或因其“产能不足”

除了从老东家手中购买资产之外,据本报此前的独家调查,冯国梁旗下永能新能源另有一家名为“宜兴永能”的公司,与海润光伏发生了大额业务往来。

据海润光伏9月25日披露,2016年,海润光伏曾向宜兴永能采购组件,总金额为7532万元;2017年至8月底,再次向宜兴永能采购组件,总金额为10394.8万元。

事实上,作为光伏全产业链企业,海润自身就具备组件生产能力,且组件生产水平国内领先。

在自身具备组件生产能力的情况下,海润光伏转而向前高管旗下的宜兴永能采购组件,且采购均价高于其自身生产成本。

今年早些时候,海润光伏曾在回复交易所的公告中披露,2016年公司生产组件的单位成本为2.45元/w。

2016年,海润向宜兴永能采购组件的均价为2.61元/W;2017年至8月底,向宜兴永能采购组件的交易均价为2.55元/W。

对于海润为何“不自己生产组件,转而向冯国梁采购”这一疑问,9月27日,冯国梁对新京报记者解释称:“每个公司都有自己产能不足和产能足的情况”、“在他需要的时候,虽然他自己做便宜,但他做不出来”。

除采购组件外,海润光伏还不止一次从宜兴永能采购材料。

海润光伏9月25日公告披露:2016年海润光伏向宜兴永能采购材料总金额为725万元;2017年至8月底公司向宜兴永能采购材料总金额为482.98万元。

公告中并未给出采购材料的交易均价。公司称,“因采购材料品种繁多,且各材料的价格差异较大”,故无法给出交易均价。

由于未公布采购价格,外界无法获知,海润向冯国梁旗下公司采购材料的价格与市场价相比孰高孰低。

“他们(指海润)没钱,我帮他们买些东西,所有的价格都是公允的。”9月27日,冯国梁在电话中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但他始终拒绝透露所采购材料的具体内容。

在新京报9月25日的报道中,有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海润的亏损与“宜兴永能”或有关联。

“它(宜兴永能)是冯国梁的个人公司,(冯国梁)是杨怀进(海润光伏原董事长)徒弟。宜兴永能把订单先接过来,然后海润给他供货,利益归他,海润只能赔。”

针对这一质疑,9月27日,冯国梁在电话中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的公司与海润“都是正常业务往来”。

“上市公司那么多人,某一个人能侵占(公司利益)吗?任何一个外人能侵占吗?”冯国梁反驳关于自己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质疑时称。

对于旗下公司与海润的业务往来,冯国梁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已经对此公告,“不要再问我了。”

前副总裁对海润大笔欠款成坏账

梳理公开信息不难发现,作为海润光伏的前高管,冯国梁辞职后依然与海润光伏保持密切的关系。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股权交易和业务往来的同时,冯国梁的企业还拖欠着海润光伏大笔款项。

记者从海润光伏2016年年报披露的数据发现,冯国梁从前东家海润手中买资产所应支付的钱还没全部给到位。

据年报披露,2016年1月,江苏永能支付给上市公司和奥特斯维的股权转让款分别为2000万元和2200.00万元,剩余款项约定在“办理工商变更手续一年内”付清。

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年末,海润对江苏永能还有4550万元的应收款项,这笔资金正是尚未收到的股权转让余款。而截至期末,海润对江苏永能计提4555万元的坏账准备。

在海润光伏披露的应收款榜单中,永能新能源的孙公司、红河蒙自海鑫光伏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蒙自奥特斯维光伏发电有限公司,也是其中之一,截至2016年年报,应收款期末余额6292万元,(其中坏账准备期末余额为368万元)。

照此估算,冯国梁的公司目前拖欠海润光伏资金达到1.08亿元,其中将近一半的欠款已经形成坏账。

对于冯国梁公司为何拖欠上述资金,海润光伏未进行回复。

在冯国梁辞去副总裁职位前后至今,海润光伏几乎处于持续亏损状态:2012年至2017年上半年末,海润借壳上市以来累计亏损约27亿元。从扣非后净利润指标来看,海润光伏近五年来无一年盈利。


辽宁隐形富豪否认"掏空"海润 称目前仍被海润欠款

在此之前的两个月里,孟广宝这位辽宁隐形富豪的名字以一种并不光彩的方式与海润光伏联系在一起:“掏空海润光伏”“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种种指控之下,当时的孟广宝选择沉默。

http://www.wm927.com/cXGeaJLEJK/6091729519.html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