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供应商银行讨债之后:近百家基金被拖入乐视泥沼

发布时间:2017-07-07 16:48 点击次数: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供应商、银行讨债之后:近百家基金被拖入乐视泥沼)

贾跃亭终于为收购酷派手机, “内保外贷”逾期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在7月3日贾跃亭家族12.37亿元资产被司法冻结的传闻被证实之后,7月4日晚,乐视又公告称,贾跃亭及乐视控股合计持有的股份5.19亿股,近160亿元的股权被冻结;持有的2.83亿股,近87亿元的股权被轮后冻结。

在公司融资链条上,银行当属最敏感、最有指标意义的一环。招行讨债、法院冻结几乎给了贾跃亭致命一击。受此传导,贾跃亭利用手中上市与非上市公司进行的股权债权融资或将遭遇赎回困难,近百家基金正被拖入乐视的泥债。

根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截止2016年11月,乐视网(股票代码:300104)自2010年IPO以来,共募得资金7.3亿元,三次定向增发募资60.28亿元,5次发行债券募资25.3亿元。历年借款间接融资52.56亿元,六年通过乐视网的股权与债券融资,累计募资145.44亿元。

而乐视网自4月14日停牌以来已近三月时间,“重大资产重组”尚无动静。若后续未有重磅利好消息释出,基金持有人或将成为贾跃亭新一波的讨债债主,开启下一轮的“乐视危局”。

39只公募基金未撤离

作为创业板市场曾经的第二把交椅,乐视网自IPO以后就受到资本的热捧,2015年股价一度冲至179元的最高位。

然而,资本都是逐利的。经历了牛市的乐视,也在2016年遭受到了众多资本的抛弃。2016年6月,乐视股价跌至60多元。由于资金紧张、业务发展不利、评级机构质疑等多种原因,今年4月,乐视股票已跌至30元,并宣布停牌。

股价的大幅下跌,随之而来的是公募基金的抽离。根据2016年乐视网年报数据显示,公募基金持有乐视网股票1.1亿股,到2017年第一季度,仅剩下6838万股,同比下跌38%。

供应商银行讨债之后:近百家基金被拖入乐视泥沼

(数据由蓝鲸财经援引Wind整理)

蓝鲸财经援引Wind资讯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有21家公募基金公司的39支基金仍然持有乐视网股份,其中中邮创业基金以4582.83万股位列第一,此外,富国、易方达、鹏华、嘉实、华安等基金也都重仓乐视网。

据分析,这些基金有一部分是还没来得及撤离,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深陷乐视定增计划无法撤离。

2016年8月,乐视以45.01元的价格发行定增股票48亿元,包括中邮基金在内的几家基金均不同程度持股。而今年4月,乐视股票停牌价仅30.68元,这些基金已经处于亏损状态,目前较难脱身。

私募基金分化 恒宇天泽恐无力回天

目前,乐视股权或债权融资的私募基金的形势则各不相同。由于私募的隐蔽性,抵押标的物、管理机构的风控能力等因素往往决定投资者的资金是否安全。

供应商银行讨债之后:近百家基金被拖入乐视泥沼

(图片来源自“私募工厂”)

据私募工厂盘点,乐视目前48只股权私募基金中,由恒宇天泽发行的名为“盈泰盛世精选乐视移动投资基金”的产品“眼看着要出事了”。

据可查资料显示,该产品发行于2015年5、6月间,当时正值股市利好行情,乐视网的市值也突破千亿。贾跃亭在二级市场不断减持乐视网的股份,同时在一级市场则忙着圈钱。

根据此款产品的要素显示,其年息高达15%。然而,就是这样好的产品如今却面临着出事的“高风险、低收益”。该产品抵押物为非上市公司乐视移动股权,贾跃亭和乐视控股虽然连带保证,但随着其资产的冻结,这连带保证也不再具有任何保障了。

另外,合同显示,管理机构恒宇天泽收取的管理费第一年是3.5%、第二年是2.5%、第三年是1.5%,第四年及以后是1%。四年时间就会收走高达7.5%的管理费。

虽然合同表明投资人可在2年后要求发行方按照本金加利息赎回,但如今即使满了2年,贾跃亭也无力再赎回。目前,该产品投资人正与律师仲裁、商量起诉中。

相比较恒宇天泽的投资人,恒天财富稳益十二号乐视基金一至四期就比较幸运。该组基金的最早一期产品近日将到期,公司也已确认按期兑付。这笔基金是由乐视大厦作为连带保证的。

钜派投资旗下钜澎资产发行的3款投向乐视移动可转债的基金产品此次也幸免于难。该产品一年前已经提前拿回了93%的本金回款,因此,可以保留一定比例份额收益权,所以兑付问题不大。

供应商银行讨债之后:近百家基金被拖入乐视泥沼

(图片来源自“私募工厂”)

另外,5日下午,另一家私募基金诺亚财富对公司旗下歌斐资产管理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的投资情况发布说明称: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为鑫根资产和乐视流媒体共同成立的一支股权基金,歌斐创世鑫根基金投资该基金作为其优先级有限合伙人。目前投资的项目非乐视体系内项目,基金也尚未全部完成投资。鉴于目前乐视的情况,已经要求该基金管理人暂停新的投资,并推动将基金已投项目加快退出。

乐视债务究竟多少成谜恐卖楼卖股权还债

事到如今,乐视究竟身负多少债务也成为一个谜题。

36氪曾报道称,去年12月孙宏斌曾做了长达1个月时间的尽职调查,统计了除掉乐视汽车部分的乐视资金缺口,最后大概谈的价格是110亿,之后觉得可能不够,又加到了150亿。但在2017年3月底清点完各业务债务总额时发现远超这一数字:乐视总欠款约为343亿,扣除保证金后仍高达近263亿。另据腾讯科技不完全统计,乐视供应商方面欠款总额约为8.95亿元。

《财经》杂志引述一位“乐视核心人士”称,如果不在统一口径之下,说乐视有200多亿的欠款并不准确。“乐视毕竟分为上市体系、非上市体系和汽车。另外对欠款定义也不同,有金融机构的欠款、供应商欠款、投资人的可转换的债券,等等。

6月18日,在乐视网召开的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贾跃亭给出自己的统计:“我们收到97亿元资金,事实上还款150多亿元,目前仍然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的后续资金支持,多数还是观望态度。”

不管如何,若无新资金注入,乐视恐怕面临着需要再次变卖不动产以回笼部分现金的“下下签”。据《财经》分析,如果乐视变卖掉所有房地产项目,大概可以筹集近百亿资金,可覆盖过半欠款。

据《财经》报道,近期乐视还在小范围询问新华联大厦的潜在买家,该楼市场估价在12亿元上下。同样待出售的还有乐视控股在世茂广场·工三的商业项目,目前出让价不超过35亿。

2017年3月有外媒报道,乐视计划以2.6亿美元出售硅谷圣克拉拉一块近20万平方米的办公用地,这是乐视在2016年10月花费2.5亿美元从雅虎手中买下的。

据《财经》报道,乐视旗下还有多处房产地产,其中就包括乐视总部的所在地北京东四环朝阳公园旁的宏城鑫泰大厦,但该大厦依然在第三次出质期当中。此外,2015年11月,乐视以4.21亿元在重庆龙兴等地拿下近40万平方米的商业和住宅用地。2016年3月,乐视参与重庆招商引资项目,投资30亿元,在江北嘴建设酒店、公寓综合体项目,规模约16万平方米。

来自银行、供应商和基金三方的压力使得乐视在此次危机面前变得尤为艰难,而很多分析人士对贾跃亭能否再次向死而生持悲观态度。上海希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梁宏在微博上表示,“老贾靠出售其他非上市项目和卖地产项目已经没法解决资金链问题了。唯一解决可能只有卖上市公司股权退出了。很难有其他可能了。”

鉴于乐视大屏生态的地位和吸引力,梁宏猜测会有巨头以20-25的价格接收贾跃亭的股份成为乐视网的新老板之一。

http://www.wm927.com/nWsBo/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